30岁,我理想破灭出海寻找新大陆; 40岁,我留学
2019-11-25 03:31


  生日总是一个人反思自己的人生,展望未来的时刻。前几日是我61岁的生日,青春岁月的记忆忽而如暮春的柳絮般飘入脑海,撩起了种种思绪和情绪。我想起了过去30年中,几个格外重要的生日,几次让命运转折的选择。

  30岁生日的时候,我已经在北大做了五年团委文化部的老师。青年时的梦想原是从政,成为文化部部长!但五年足以让一个人认识自己,即使还不知道你是谁,也起码看清你不擅长什么。80年代出国潮涌动,我内心也涌起了一种强烈的冲动:我想去看看惠特曼、莫扎特、巴赫的世界,他们的文字、他们的歌,我已经读了十几年,听了十几年。

  那时候,我爱人率先拿到了加拿大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和奖学金。而我,在北大社科处的一个英语培训班学习了半年之后,英文终于达到了国际水平!凭着这一口裹挟着泰兴乡音的“国际英语”,我暂时在华盛顿的一家餐馆找到了一份刷盘子的工作……这家叫做“春卷先生”的中餐厅,据说直到今天还生意兴隆。

  飞机在美国落地时,兜里揣着的100美元是我全部的家当——出国前,我拍卖了最心爱的格洛弗音乐词典。一下飞机,我就遇到了一个为当地慈善机构募捐的人。捐吧,舍不得。不捐,又怕给中国人丢脸。假装慷慨地递上1美元 —— 我的一顿饭钱—— 五脏六腑其实都跟着手在颤抖。

  幸运的是,一年之后我获得了加拿大同一所大学的录取和奖学金,从华盛顿坐了整整3天长途大巴,终于在加拿大一个草原省份的小镇与家人团圆。后来我才知道,在同一时期,还有另外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来到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省份,就是特斯拉的创始人“钢铁侠”埃隆-马斯克...

  留学,是留下来学习的意思。在加拿大这一留,就是10年。当时在北大“混得好”的,很多都出国了。但想不到10年之后,当年“我们中间混得最不好的俞敏洪”,却创立了新东方,并且很快成为了百万富翁。

  而我在加拿大研究生毕业之后,做了各种各样的工作:移民局的翻译,华语电台的主持人,必胜客送饼员,UBS卡车司机,私人音乐课老师,还有全职奶爸!90年代初,我回国创立了一家唱片公司。起初,我还担心盗版猖狂!结果不仅盗版没有,连正版都少见。唱片公司以失败落幕,我失意地回到了加拿大。

  如果不是40岁那年,我接受了俞敏洪的邀请回到新东方,出国留学相比之下,也许会成为我人生的巅峰。我曾写过一首歌《留学生涯》,记录了当时已经跌入谷底又无处诉说的心情,歌词是这样写的:

西方月亮升起来,和家乡的一样圆

读了一天PHD(博士课),却要去Chinatown(唐人街)洗碗

打黑工,不浪漫;没有钱,更困难

留学出国,前途渺茫后路已断

岁月,来去匆匆,忙乱

青春,一误再误,短暂

山穷水尽疑无路,出国好像是阳关

两只皮箱一个梦,雄心壮志离家园

谁知留学的心酸

...

...

买了一辆旧汽车,照张相片寄回家

告诉朋友,告诉爹妈,这是辆丰田Toyota

Toyota,Nissan,Honda,日本车遍天下

中华民族,难道你就不如人家

地球,日日夜夜旋转

中国,你分分秒秒追赶

十年一觉出国梦,梦里常回旧家园

老父老母天天盼,心中姑娘夜夜盼

故乡水最美最甜

  但就像《哈利波特》的

上一篇:“你回国吧,中国多复杂啊。”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