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一朵带刺的玫瑰
2019-12-03 18:53


 每个人都是一道风景

你这一处更动人

警惕景外!

如果真的发生了

就让自信化为

应对险情的

智慧之剑

就已有过的历史来看,性骚扰,恐怕是古今中外困扰人类的一个千古难题。我认为,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们首先要弄懂:“什么叫性骚扰?”

两情相爱,本来是很自然、很必要、值得讴歌的事。舍此,人类怎能繁衍、发展?舍此,哪里来的诗歌和小说?但是,两性相爱,在婚恋自由的情况下,是建立或基本建立在对等关系如两厢情愿基础上的。如果双方中有一方不情愿、不乐意,那么,就不可能建立关系。这种“不情愿、不乐意”,有轻重程度之分:有时只有一点儿不情愿,不乐意,或者可能是“半推半就”;有时很不情愿、很不乐意,将对方的暗示和表态坚决拒之门外。然而,世界上总有一些人一一多半是一些男人一一不顾对等关系(如年龄、辈份差别),不顾对方不情愿时一再发出的拒绝信号,一味强攻,死皮赖脸,趁无人之际动手动脚。于是,性骚扰就发生了。因此“性骚扰”应该这样来定义:男女双方,在一方不情愿时,另一方用语言、动作挑逗或调戏对方。

我们在讨论“性骚扰”时应弄懂的第二个问题是:女人应该怎样对待性骚扰?这是问题的关键,问题的实质。

在干千万万的人群中,你如出水芙蓉,一枝独秀;你光彩亮丽、抚媚娇柔,宛如鹤立鸡群,人们都频频地向你行注目礼。你天生丽质,享受到人们的仰慕和喜爱。你甜美的音容笑貌,独特的气质,使人一见难忘,所有这些,难道不值得你骄傲,不值得你自豪吗?你应该感谢自然的造化。不过,这种骄情只能深深地埋在心底,绝对不能形之于色。

当有人对一个漂亮可爱的女性进行性骚扰时,这位女性显然应该百倍提高警惕,防止事态进一步朝坏的方向发展。你为什么会有如此遭遇?如果不是你有意无意间暗送秋波在前,那么必定就是因为你的性格里存在“软弱可欺”的一面。你生性温柔和顺,总是甜甜地笑着,从来逆来顺受,向来与人无争。在性格柔弱如水的骨子里,你从没有“反抗”的意识,从没有对人说过“不”。于是,色胆包天的臭男人,便觉得有可乘之机,开始动手动脚,发动进攻了。

这是一个极其敏感,极为关键的时刻。被骚扰的一方,极有可能是一位涉世不深的女性,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,会羞答答地两颊绯红,抬不起头来。在害羞的晕眩中,还可能夹杂着一些胆怯和害怕。如果因为害羞、害怕,你忍气吞声,忍辱负重,没有一点拒绝和反抗的表示,对方会认为是对他的行为的默许。于是,更加猛烈、更加频繁的性骚扰便会降临。直至有一天,在某个特定的时刻和地点,“灾难”临头。

因此,女性在第一次受到轻微的性骚扰时,哪怕是对方仅仅投来一个含情脉脉的眼神,都要立即予以拒绝。拒绝的方式可以是一脸严肃,或是露出不屑一顾、不值一提的表情。如果对方进一步对你的身体有轻微的触摸,最好是义正词严地当面正告对方:决不容许任何人对你的身体进行侵犯,希望他自尊、自爱、自重,否则后果自负。一般男人都有较强的面子观念,他们害怕声张。因为事情一旦闹到大庭广众之中去,他们脸上难堪,今后不好做人,不好讲话;结了婚的男人则害怕闹到家里去,一旦败露在老婆面前,后果不堪设想。因此,女人受到轻微的性骚扰时,第一个反应应该是“反击”,千万不要寄希望于对方“自觉”,对方绝对不会自动偃旗息鼓。没有警告,伸出的手没有被刺痛,是不会自动缩回去的。严肃拒绝和适度反击,是断绝继续性骚扰的必要步骤。

但是,在拒绝和反抗的同时,要特别注意的一件事是:“给对方留面子”。当性骚扰没有升级,对方不是屡教不改,受到警告后自动退却时,你绝对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,哪怕你的最要好、是可靠的朋友。消息一旦不服而走,在大众中传播开来,必定给对方造成伤害,使对方“爱而不成反生恨”,甚至寻找机会报复你。

拒绝、反击是一种不再受到性骚扰的自我保护措施,对于普通女人来说,这样做已经足够了,已经达到了目的。但是,对于女推销员来说,则远远不够。为什么?因为女推销员有求于对方,拒绝对方的性骚扰之后还要把产品(或服务)推销给对方。如果你不是巧妙地拒绝对方,而是使他的自尊受到伤害,虽然咎由自取,但他不愿意与你做生意,到头来,吃亏的还是女方。这样就处在一个两难的境地:既要不得罪对方,使他感到你可爱,愿意与你做成生意,又要使对方认识到你是一个正经的良家女子,不敢对你无礼。这是一个在生意场上常常见到的难题,处理的时候需要具有高超的技巧。

在各种职业妇女中,女推销员最容易受到性骚扰。这是因为推销是一种“有求于人”的职业,人与人之间,有求于他人的一方,总是处在弱势地位。不管推销员怎么能说会道、巧舌如簧,最终总是需要别人答应你的要求。当年轻、貌美、可爱的女推销员有求的对方恰巧是一个心怀匣测的好色之徒时,他便会利用手中的权力,提出非分的要求,并通过“拉、卡、压”种种手段,软硬兼施,迫使女方就范。在这种情况下,怎样才能做到既不得罪对方,又能与对方做成生意呢?这就是本文要重点讨论的问题。

女推销员首先在思想上要认识到,自己的美貌和可爱是一种“本钱”。美,是有目共睹的,在每一个人的视网膜里,几乎都产生同样的效果;可爱,是一种不凡气质的结果,可以补偿容貌的不足,使人愿意与之相处,感到舒心畅气。其实,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是一道风景。因此,在不存在任何邪念、没有任何不良动机的前提下,男人总是乐意与一位美丽可爱的女人打交道,愿意与她长时间谈话,与她在一起共进午餐……因此,美丽可爱的女推销员首先要树立起与这位生意对手打交道的信心,充分利用自己的“美”与“可爱”打动对方,但这一切要做得恰如其分,绝对不能过分,否则就可能引起麻烦。你要做一朵带刺的玫瑰:嫣红、亮丽、傲然盛开,使对方得到一种美的享受,产生强烈的好感。然而这朵美丽而又可爱的玫瑰,他只能远观、欣赏、羡慕,不能攀摘,不敢亵玩。在这样复杂感情交叉的情境下,你可以游刃有余地把事情办成,达到推销的目的。

下面是一位中年的女推销员亲口对我叙述的故事,讲她是怎样对待一位难缠的大顾主一条罕见的色狼,最后签下一笔大额合同的。

去年夏天,我和小慧到南方××市××局去承揽一项业务。这笔业务金额达到40余万元,如果能够签下合同,我俩可完成年任务的一半。您知道,我已经35岁了,岁月不饶人,眉梢眼角已经皱起了鱼尾纹。但作为推销员,我尽力把自己打扮得年轻一些,不是为了别的什么,为的是在顾客面前留下一个美好的形象,尽最大的努力把合同签到手。小慧不一样,她年轻貌美,加上生性活泼,能歌善舞,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样,到处受人欢迎。

到了××市,我们住好以后,通过电话与××局的负责人约好,第二天上午进行业务谈判。翌日上午谈判进展顺利,对方没有设置什么障碍,双方在技术、质量、价格等方面谈得来,达成了共识。中午,我们请他们吃饭,他们也不客气,不推辞,欣然赴宴。我们在全市最高级的餐厅‘撮’了一顿,吃生猛海鲜,用去一大叠票子,吃得他们一个个红光满面,酒醉饭饱。小慧非常高兴,午休时对我说,这次一定会取得成功。我说,你别高兴得太早,合同没有签字,预付款没有汇出,一切口头承诺都上不得算。她认为我太保守。我没与她争辩,因为争起来没意思,但愿她说对了,她说对了就是我们的胜利。下午午休后继续谈判,合同条文都拟好了,对方就是不肯在合同上面签字,磨磨蹭蹭的。谈判对手主要是对方矮胖矮胖的老局长。他老人家五十多岁了,却‘不知老之将至’,嘻嘻哈哈地谈笑风生。我见他笑眯眯的小眼睛老是瞟着小慧,就知道他没安好心,肚子里在打鬼主意。小慧全然没有察觉,一个劲儿的‘局长前、局长后’,甜蜜蜜地叫唤着,不时用风趣的话逗得局长开怀大笑。下午4时,老局长突然建议:天气太热了,我们这里没有好招待,不如到河边去游游泳,凉快凉快。老局长说,江南的河水清悠悠的,真好玩啊。

他们的人都赞同,我俩自然没得说的。局里的两部小轿车,把我们送到河边,我和小慧换上泳装。小慧洁白的颈、背、大腿都露出在外面,胸脯隆隆的,身段又苗条,格外引人注目。快下水时,局长问小慧,水性怎么样?小慧说水性不太好。局长就自告奋勇地说,我来带你吧。说着,就牵着小慧的手,像父亲拉着女儿一样,一同下了河。老局长的游泳技术真是好生了得,自由式、蛙式、仰泳、立泳……样样精通。姿势正确,得心应手,真有点像《水浒传》中的浪里白条张顺。表演了几个招式以后,他便悉心教小慧游。开始,我还注意着他们,游着游着,老局长把她领到转弯的地方去了,我也没在意。河里人很多,黑压压一大片。虽然我有点担心,怕出事,但我陪着业务处长,不能分身去跟他们。游了一会儿,我借口口渴,上岸后坐在太阳伞下面,一边喝可乐,一边用眼睛在人群里搜索小慧的身影。猛不防,小慧从我身后走过来,脸上挂着泪珠。我吃了一惊,问她为什么?她哭哭啼啼地说,老不死的,他把我带到没人的地方,就抱着我亲起来,我搞了他一记耳光……。糟了!我说,小慧,不论人家怎么无礼,你万万不可打人,何况是局长啊。这下怎么得了,你得罪了他,合同签不成了……小慧也很着急,不知如何办,一个劲地流泪。我赶忙给她擦干眼泪,嘱咐她别哭,不要让人看见了。然后用眼睛在人群里寻找老局长。局势发展到这一步,只有我亲自出马,看看尽最大的努力是否有可能把颓势挽转……还好,我看见老局长慢慢地游过来,便赶快下河,游了过去,游到他身边,亲切地叫了一声‘局长’,问他我们的小慧呢?局长装佯,说不知道啊。说着,他用手一指,她不是在那边吗。我回头一看,小慧也够机警的,跟着我下了水,与另一位处长在一起游着。我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,热情地请局长教我游泳。局长为了掩饰,也就装模作样地教我。我尽量想方设法岔开话题,尽说些让他高兴的事,才使事情掩盖下来,顺利地结束了游泳活动,没有露出什么破绽。

晚餐是他们尽地主之谊作东,大家又嘻嘻哈哈撮了一顿。饭后,为了进一步联络感情,消除不快,我便把局长他们一行人拉进了歌舞厅。唱卡拉 OK的时候,我故意和局长对唱情歌。局长那破锣也似的嗓子,经过扩音,听得人心里发毛作呕。但我顾不得那么多,‘哥啊’‘妹的’与他敷衍一番。接着是跳舞。说老实话,局长的舞姿可不敢恭维,但我耐着性子让他搂着我跳。大概是忘乎所以了,他老人家的皮鞋踩了我几脚,好生疼痛,我总是装着无所谓的样子,但时时在暗中提防着他。估计他要借酒发疯,图谋不轨,突然袭击时,我便把他往入多的地方带,拥着他放肆旋转,转得他头脑发晕,无法实施他的诡计。虽然舞厅里有空调,但五十多岁的老头了,经不起我的旋转,累得他气喘嘘嘘,满头大汗,不得不坐下来休息。他一边休息,一边还当众表扬我的‘舞跳得不错’。就这样,我让老局长他们高高兴兴地玩了个痛快。既没让他的诡计得逞,也没有得罪他。

我在休息的时候,又吩咐小慧邀请局长跳了一曲。为了掩饰,局长也不得不接受了她的邀请,搂着她跳。但这次他记住了挨耳光的滋味,再没有轻举妄动,两人都是客客气气、彬彬有礼的。在局长和小慧跳舞的时候,对方的财务处长坐到我身边来了。他一开口便说“老家伙今天对你们的人无礼了吧?!”我一听他的调子,就知道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,赶忙跟他敷衍、周旋。因为我估计财务处长不一定抓到了把柄,他是推想加猜想。看到我支支吾吾,财务处长也不便多问,便说:“老家伙不自爱,要不是屡次犯这样的错误,资格比市委书记还大。”接着财务处长向我表白,该局的事,“只有他说了算”。只要他同意了,什么合同都可以签下来,他若不同意,则什么事情都办不成,因为没人给钱。傍晚的时候,我曾抽空与家里通了一次电话,向总经理汇报了谈判的进展情况,透露了一点局长的行为(但没讲“打耳光”的细节)。总经理指示要保护小慧;并告诉我,根据可靠情报,如签合同的事发生障碍,可以找实权派财务处长单独谈一谈。我正准备找机会靠拢财务处长,哪知他自己寻上门来。于是,我马上接过话茬,借我公司老总的口,大肆赞扬了他一番。话题拉开后,我们很谈得来,许多见解不谋而合。不久,便和他达成了礼尚往来的口头协议。这样,对这笔合同的签订,我才有了十足把握。

第二天,在财务处长暗中协助下,老局长签了字,合同顺利签订了。我一直等到财务部门把预付款汇出,才离开。在回家的路上,小慧有点醋意地揶揄我,笑话我怎么能逗老局长喜欢。我对小慧说,你是不是有点‘宝’!你把事情弄得那么糟,我不出面力挽狂澜,这次不是泡汤了吗?你知道,要是合同没有签成,我们公司的损失多大吗?我不装得与局长亲亲热热的,他能回心转意吗?……我真有点想生气了。小慧忙赔小心,左一声 ‘姐姐’、右一声‘姐姐’地叫唤,说是开玩笑的,我才回心转意,顺过气来。  说实话,我干推销有十多年了,才遇到这样一个好色之徒。这种人虽然是少数,但对于我们女推销员来说,一点也不能大意。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我们一定要用自己的智慧和烟熟的技巧战胜他们。其实,这一次,对我来说,最大的收获不是战胜了一条色狼,而是印证了这样一条推销的真理:在任何谈判中,不要把对方看成铁板一块,无论对方是怎样一个“团结一致”的集体,总会有分歧,总会存在不同意见,总会有机会。要耐心等待时机,分别与对方的每一个人谈话,只要找到他们的裂隙,钻到他们的空子,就可取得意外的收获,从而稳操胜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