职场,在被疑中走向成功
2019-12-06 18:31


我国历史上的一些精英人物素有“士为知己者死”的精神,我们也常津津乐道于此。史载,战国时的吴起为一代名将,爱兵如子。有一个士兵生了脓疮,行军途中疼痛难忍。吴起发现后便俯下身子,用嘴把士兵身上溃烂处的脓血吸干,撕下一片战袍为他仔细包扎好。全军将士深受感动,可是这位士兵的母亲听说后却嚎啕大哭:“不好了,我儿子命将难保。”有人问其原因,老妇说:“他的父亲原来也在吴将军手下当兵,因为吴将军对他也是这样好,他在战场上奋勇迎敌,以报吴将军的知遇之恩,结果战死了。这回又该轮上了我的儿子了。”老妇的直觉似乎无足为凭,但是其中所包含的智慧视角之独特却不能不令人扼腕惊叹。对“士为知己者死”进行反向思维,难道不正是“士在被疑中生”吗?有人说,中国的职业经理人没有成功相,在职场上总是在被用与被疑的困惑中败下阵来。其实,被疑与成功并非水火不相容,当我们摆脱了被用与被疑的思维定势的束缚,完全有可能从被疑的状态中跳出来,最终走向成功。

当我们拿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的古训劝告用人的老板们放手用人时,尽管言之凿凿,但那都是在为用人者计。如果从被用者的角度看,为什么不能考虑一下他们的价值归属,创造性是否得到了应有的尊重了呢?作为竞争激烈的职场上的一员,能够为趾高气扬的大大小小的老板们所用,并且不被疑,那似乎一件幸事;但是如果以人格独立和创新能力的丧失为代价而苟且,那也是一种悲哀。当然,在如今的社会环境下,我们还不至于拿自己的生命“为知己者死”。但是如果我们曲意奉迎用人者,为讨好他们而唯命是从,虽然我们的肉体不会死去,创新的活力却可能会因此而泯灭。反过来说,老板们的怀疑或许会使我们丢掉“乌纱”或者饭碗,或许正可以迫使我们摆脱老板们用人的束缚,走向更为广阔的天地,积极寻找发挥自己创新能力的突破口,从而有可能取得更大的成功。俗话说,“树挪死,人挪活”,其积极意义也许就在这里。

我们的智力当不低于二千多年前那个士兵的老母亲,应当明白,在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的逻辑框架里,用与不用,疑与不疑,完全是用人者、老板们的权利。我们求之于被用,被“恩宠”,而惧之于被疑,被“炒”,整日诚惶诚恐,哪里还敢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呢?果然得到了些许恩宠,便放弃了自己的独立人格,虽然不必战死在疆场,创新意识也就会“死”去。我们固然可以寄希望于用人者、老板们开明一些,多给我们一些信任,但这实际上仍然是把自已的命运寄托于别人的掌控之下。难怪有人把用人疑人比喻成放风筝,用与不用,那是决定是否把你放飞;疑与不疑,都要用一根绳子把你拴住。你飞得再高,也只是人家的纸鸢。与其如此,何如做一个展翅高飞的真的雄鹰呢?且不管他疑与不疑,只管认真做好手中的事去。

在被疑中走向成功绝非妄言,历史上有许多得不到重用,被人怀疑的志士仁人上下求索,坚持真理,照样为人类文明和和社会发展做出了诸多的贡献。何况,知识经济的职场不是冷兵器时代的战场,只要我们不在被疑中偷生,加倍努力,那一定会事有所成。身陷不用或者被疑的境地,在特定的情况下当然也是一种遗憾和坏事。但是只要我们因此而奋起,就有可能将坏事变成好事。司马迁《史记、太史公自述》中记载:“太史公遭李陵之祸,幽于缧绁。乃喟然叹曰:”是余之罪也夫!是余之罪也夫!身毁不用矣。‘退而深惟曰:“夫《诗》《书》隐约者,欲遂其志之思也……’”其中,连续两次质问“是余之罪也夫”,显然是对自己横遭怀疑的痛斥:“身毁而不用”则是对自己被用幻想的最后放弃。因此,太史公断然走上了完成著述的道路,为后人留下了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,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正是“不用”之后“欲遂其志”的结果,即在被疑中走向成功。在太史公看来,《周易》、《春秋》、《离骚》等等人类文明史上的瑰宝,都是

上一篇:如何成为职场“白骨精”?

下一篇:薪酬沟通的七大误区